陈安修觉得吨吨不可能懂这

作者: admin 分类: 跑狗图库网址 发布时间: 2018-09-14 17:06
    季君严对着季君毅说话,陈安修续杯,继续喝他的茶。
 
     “想法不错,你和爷爷说了吗?”
 
     “刚刚和爷爷提过了,爷爷不反对。”确切地说是爷爷什么都没说,他也有点搞不清爷爷的态度了,不同于奶奶的客气有礼,爷爷对他的态度一直还不错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提回来,爷爷都没什么明确表示,这让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昨天出去的时候给爸爸打了个电话,爸爸还是那些话,只要这家里,爷爷和四叔接纳他,其他人都不是问题。可关键是怎么让爷爷和四叔接纳他呢?爷爷态度不明,四叔又和他不亲近。来之前,爸爸明明说过,四叔一定会喜欢他的。可事实显然并不是这样。四叔最喜爱的是那个陈安修和他的两个儿子。
 
     “三叔,三婶那边也同意吗?”
 
     “爸爸妈妈一直支持我回国发展,毕竟这里是根,你们都在这边。爸爸妈妈暂时无法回来,我还可以代他们照顾爷爷奶奶。”
 
     这番话说的那个合情又合理,季君毅一时都找不到话拒绝了,不过家里还有那么多长辈在,也确实轮不到他拒绝。“你在国外那么多年,国内的教育可能会不适应,既然要回来,就要做好迎接困难的准备啊。”他也只能这么说。
 
     季君严眉开眼笑地说,“恩,我会的,谢谢大哥。”
 
     章云之抱着冒冒过来,这里的三个人都站起来让座,“你们说你们的,我和安修说几句话。”
 
     陈安修接过胖冒冒,跟着章云之出来,“妈,什么事?”
 
     “你昨天不是说,今天下午晴晴放假,你要去火车站送她吗?我准备了些东西,你让晴晴捎带着回去。都放在后备箱里了,别忘了。”
 
     “妈,过年家里什么都有,不用麻烦了吧?”
 
     章云之笑说,“这有什么麻烦的,你来的时候不也带了那么多东西,过年的时候,哪家的亲戚不是这样来往的?你这是和我生分吗?”
 
     “那我也不罗嗦了,谢谢你,妈。”
 
     “这样才对,陪我在院子坐坐,待会你就直接去吧,不用回屋里了。”
 
     冒冒举着胡萝卜往他爸爸嘴里塞,陈安修装模作样地啊呜咬一口,其实一点没碰着,“真好吃。”
 
     冒冒高兴坏了,又往嘴里送,陈安修可不想吃他满是口水的胡萝卜,把他的小爪子推开,冒冒又扭着身子给章云之,“啊……”
 
     章云之笑笑接过来,放在嘴边做做样子,掏出手帕擦擦,又还给他,“冒冒自己吃。”
 
     这会的太阳虽然已经偏西了,但经过一天日晒的室外沙发上还有余温,坐上去一点都不凉,陈安修把冒冒放在上面,章云之捏捏冒冒的小手,“我这辈子就生了老四一个,冒冒和吨吨是我的孙子,我自然是最疼的。”
 
     “妈……”老太太突然说这话,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章云之抬头看他,目光慈和,说这话时并无任何不悦,“最近家里的事情多,你们如果住得不舒心的话,就和老四搬出去吧。”
 
     陈安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就他来说,还是可以忍受的,自动把季君严过滤掉就可以,这都快过年了,他也不想特立独行,惹得全部人心里不痛快,但对章时年来说的话,可能避开季君严会比较好点,季君严黏章时年黏地紧,章时年的冷淡态度已经表现很明显,但季君严就像没感觉一样。
 
     “我知道你是顾全大局的孩子,有些事情不爱计较,但是我不愿意看你受委屈。听我一句话,很多时候我们需要退让和包容,但有些,不值得的。”季君严讨好着所有人,却每次安修要做点事,他都抢着去做,生怕老季和时年看不到一样。“你们搬出去,对老四也好。”章云之不知道陈安修知道多少当年的事情,也不好说得太深了。
 
     “妈,那我晚上和他商量一下。”
 
     陈安修开车送陈天晴去火车站,又帮着她把东西搬上去,“路上小心点,别睡着了,到了绿岛,你二哥在那里等你。”
 
     “我知道了,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尽量早点。”这里好像不是适合他的地方。
 
     “那说定了,你如果回来晚了,家里好吃的我可不给你留。”
 
     陈安修捏她的脸,“也不怕胖地嫁人不出去。”
 
     火车快开动了,陈安修下车,陈天晴隔着窗子对他摆摆手,示意他快点回去。陈安修对她比个打电话的手指,让她到家,报个平安。
 
     坐在陈天晴对面年纪相仿的女孩羡慕地说,“那是你哥哥吗?你们感情真好。”
 
     “是啊,是我大哥。”
 
     女孩莫名兴奋地握握拳头说,“我做梦都想有个哥哥,平时在家怎么闹都可以,但我如果在外面受了欺负,哥哥可以帮我去报仇。”
 
     “我大哥从小就很疼我的。”叫了这么多年的大哥,竟然不是亲的,从二哥那里问得结果的时候,她都无法相信这是事实,希望刚才没表现太过,让大哥起疑心,她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也许过年这段时间是最好的。
 
     陈安修送走陈天晴,回到家里的时候都九点多了,季君毅他们已经离开,家里重新安静下来,书房的门开着,老爷子和季君严在,季君严趴在老爷子的腿上,抽抽搭搭地在说,“……爷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把给四叔买的礼物放到他房间里。”
 
     “我知道,我知道,但你四叔的房间,轻易是不让人进的,你下次不要这么莽撞了,待会去给你四叔道个歉。”
 
     陈安修拉住从里面出来的玉嫂问,“这是又怎么了?”
 
     玉嫂压低声音说,“君严在你们房间,章先生下班回来正好遇到,发火了,直接指着门口,让君严出去。”要她说,君严这个孩子也是的,长辈的房间怎么能说进就进,虽说是在自己家,但规矩还是要讲的,况且又是个初来乍到的。这样真不讨喜。
 
     陈安修进门的时候,章时年正在换衣服,看样子是准备洗澡,陈安修从后面扑上去抱住他,下巴抵在他肩上,笑眯眯地问,“章先生,听说你今天发火了。”
 
     章时年有条不紊地继续解自己的纽扣,“我发火,你这么高兴?”
 
     “难得遇到一次,下次发火的时候记得通知我围观。让我瞻仰一下章先生发火的英姿。”
 
     章时年无奈,碰上安修这个活宝,谁能坚持生气。“陪我去洗澡。”
 
     陈安修耍无赖说,“我刚回来,不想动。”
 
     “我可以背你。”
 
     “这个可以考虑,你背的动吗?”
 
     “上来试试。”
 
     “那我不客气了。”陈安修招呼都不打,直接就跳上去了,也就章时年下盘够稳,能承受他的冲击。
 
     章时年背着他往浴室走,陈安修嘴里还念念有词说,“现在你背我,将来我背你,你也不会吃亏的。”
 
     “那为了将来的福利着想,我现在是不是要多支付点利息?”
 
     陈安修在他发际亲一口说,“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
 
     “可是现在家里所有的钱都交给你管了,能不能允许其他的支付方式?”
 
     陈安修疑惑,“还有什么支付方式?”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一起洗澡毫无疑问演变成为一场肉搏大战,章时年的支付方式,让陈安修喊得嗓子都哑了。
 
     从浴室转战到床上,陈安修趴跪在床上,承受着后面的一次比一次激烈的挺入,“不要了,不要了,够多了……”再支付下去,他明天绝对爬不起来了。
 
     章时年伏在他背上,声音带着**的嘶哑性感,“安修,会让爸妈听到的。”
 
     陈安修在身体的的晃动中,艰难得伸出手臂拉过枕头,但,“这是什么?”怎么有一张女人的照片在章时年的枕头下面。
 
     章时年也看到照片,在陈安修看不到的地方,面色顷刻间寒到怕人,他腰身挺动,狠插几次,泄在陈安修体内。
 
     **到来的那一刻,陈安修的脑中一片空白,照片被章时年从他手中拿了过去。
 
     歇了一会,章时年带他去重新洗澡,陈安修迷迷糊糊要睡的时候,还问他,“照片里的美女是谁啊?”怎么感觉有点眼熟呢。
 
     “是秦与溪。”照片在章时年的手中揉成一团。
 
     陈安修此刻濒临昏睡的状态,脑子不够用,“那是谁啊?”
 
     “季君严的妈妈。”
 
     “我就说有点眼熟。”这母子俩长得还有几分相像。
 
     章时年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说,“安心睡吧,没有人会出现在我们中间。”秦与溪也不行。
 
     陈安修有晚上喝水的习惯,章时年等他睡熟了,起身穿上睡衣,打算去厨房拿一壶热水过来,顺便去父母房里把冒冒接过来,冒冒这会虽然睡着了,但晚上醒来看不到安修还是会闹腾。
 
     在客厅里遇到同样出来的季君严,“四叔,今天的事情……”
 
     章时年不等他说完,直接把揉成一团的照片摔在他脸上,语气森然,“季君严,你如果还想在这里住几天,别搞这么多花样,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你妈妈对于我毫无意义,不要指望我会念着她什么情分,我耐心不多,你好自为之。”
 
     章时年去敲门,章云之披着衣服把刚刚睡醒喂过奶的冒冒抱出来,见他带余怒,“怎么了?还在为晚上君严进你房间的事情生气?”
 
     “他把秦与溪的照片放在我枕头底下,被安修看到了。”
 
     冒冒没睡饱,在他怀里嘤嘤两声,章时年抱他回屋,放在陈安修边上,冒冒把小胖脸贴在他爸爸的手臂上,闻到熟悉的味道,小嘴巴吧嗒两下,很快就睡着了。
 
     章云之合上门回来的时候,季仲杰醒了,正半坐在床上。
 
     “你都听见了?”
 
     季仲杰沉沉地应了一声,拉着章云之的手说,“云之,我比谁都明白,老三当年做的事情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和老四。但君严找过来了,念着祖孙一场的情分上,想留他在家里过个年,我现在年纪大了,以后也不准备再见他们,心想着就这最后一次,大家安安稳稳过个年。谁知道这个孩子……”他活到这个年纪,又身处这个位置,什么人物没见识过,君严那点小伎俩,他怎么可能没发觉,但就是想着唯一一次了,多纵容他几天也无妨。
 
     “你不用说,我都明白。”那天老二来的时候,就此征询过她的意见,她是同意的。老季也是快八十的人了,她不至于连祖孙团聚几天的愿望都不让。
 
     “也好,也好,经过这事,我也彻底绝了这份心思,以后看孙子,还有吨吨和冒冒呢,说不定安修哪天再给咱添个,那家里就更热闹了。明天就是年二十九了,等过完年,我就让老二准备准备,送他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太困了,后面还有一部分没修好,修修再发。<><>
 
     <>
 
148
 
    年二十九这天天气不好,一大早就开始阴天陈安修听外面有动静就醒了一次看看外面很黑章时年也说时间还早,他一歪头又睡着了。
 
     快十一点的时候,章时年来喊他们起床屋里的一大一小,连睡觉姿势都是一模一样的手脚摊开肚皮向上。
 
     吨吨跟在章时年身后进来他已经练了一上午的琴现在看到爸爸和冒冒这幸福到冒泡的样子,羡慕地眼睛都红了。他腾腾地踢掉鞋,章时年还来不及阻止,他两步就跳到床上,钻到陈安修被窝里去了。
 
     “爸爸,你竟然睡觉不穿衣服。”吨吨在被窝里大叫一声。
 
     陈安修被他的喊声震地耳朵嗡嗡响,他翻身把吨吨压在怀里,带着浓浓的鼻音说,“以前又不是没一起洗过澡,大惊小怪。”
 
     吨吨枕在他的手臂上说,“可是现在又不是在浴室里。你和大爸爸一起睡觉都不穿衣服吗?”
 
     “怎么可能?”这种事情坚决不能承认。
 
     “爸爸,你身上这些是被咬的吗?”吨吨指指他胸前红红的一块。
 
     陈安修觉得吨吨不可能懂这些,面不改色撒谎说,“被蚊子咬的。”
 
     “咦?不是被我大爸爸咬的吗?”
 
     陈安修瞪章时年,后者撇开干系,“不是我教的。”
 
     “吨吨,你现在懂得不少嘛。老实给我交待,你从哪里看的这些乱七八糟的?”陈安修活动活动手腕。
 
     吨吨被他挠地满床打滚,“爸爸,我不敢了,电脑上偶尔扫了一眼,就扫了一眼。”
 
     冒冒眼睛还没睁开,听到熟悉的声音,就张开小爪子让人抱了。
 
     章时年笑着把他从婴儿床上抱下来,放到陈安修和吨吨中间,他兴奋地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会滚过来挨挨哥哥,一会蹭过去碰碰爸爸。全世界的人就没有比他更忙的。
 
     章时年的公司里今天也放假了,有充足的时间陪他们父子三个,那些欢快的笑声从门缝里钻出来,连着家里其他人也感染了他的好心情,脸上不自禁地就带了笑容。
 
     季仲杰在院子里溜达一圈回来,听到这动静摇头笑说,“早饭就没起来吃,我看再闹下去,午饭也不用吃了。”
 
     章云之在给水缸里的锦鲤喂食,“一年到头,你都不许这样,不许那样,大过年的,还不让他们偷懒一下?安修这身体,一顿饭不吃,也不妨事。他年纪轻,又不是自小在咱们家长大的,你别那么多规矩吓着他。”
 
     “我的那点规矩哪里能吓到他?我看这臭小子鬼灵精的很,哪里是轻易让人拿捏的?老四又把他当孩子一样宠,我看那样子是恨不得天天揣着口袋里随身带着才好。老四从小就没短缺过什么,我还真没见过他喜欢什么,喜欢到这个份上。”
 
     “这样不是很好,有安修拴着他的心,现在又有了冒冒和吨吨,总好过以前那无牵无挂的样子,身边男男女女的,他就没个放在心上的,我还真怕他这辈子毁在秦……”章云之话到这里,没有继续,但她的意思,季仲杰明白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