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听你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作者: admin 分类: 跑狗图库手机端 发布时间: 2018-09-14 17:06
走的,其他人又寒暄几句,就各自散去了,章时年临走的时候,季君严又追上来,“四叔。”
 
     “你先回去吧,这个时间,你爷爷奶奶都睡下了,我明天和他们商量后就过来接你过去。”
 
     季君严犹豫一下答应了,“那好,四叔,我等您的消息。不过我在北京人生地不熟……”
 
     “我会和酒店方面打招呼,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和他们提。”
 
     “四叔,我不能您你打电话吗?”
 
     “年底公司这边比较忙。”
 
     “那我明白了,四叔。”
 
     季君严目送他们远去,他们的谈话声还可以听到一点。
 
     “大爸爸,明天不想去礼仪了,和爸爸在家看冒冒吧。”
 
     “你爸爸又给你灌输什么了?礼仪要学,不过我可以答应你明天早点去接你,然后带你去吃香蕉船。”
 
     “那好吧。你早点来,咱们可以去吃个大的。”
 
     季君严不甘心地咬咬嘴唇。
 
     季方南是在睡梦中被电话叫醒的,“什么,君严在北京?老四,你确定?”
 
     “他来找我了。”
 
     “这件事我知道了。上午没时间,下午我回家一趟。这件事我来和爸妈说。”
 
     放下电话,季方南睡不着了。老三啊,老三,你到底想干什么?
 
     章青词扭开台灯,问,“怎么了?”
 
     “老三给咱们来了个先斩后奏,他托人给我带消息的同事,已经让君严回国了,他这是逼我不得不帮忙。最过分的是,他竟然让君严去找老四。”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能看到吗?<><>
 
     <>
 
146
 
    因为有了季方南的应承这件事章时年便不打算去理会了只在早饭的时候提了一句“三哥的儿子君严回来了现在君雅那边住着。再具体的二哥下午会过来说明的。”
 
     震惊肯定是有的但是家里哪个不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谁也不会因为这点事失态。老爷子一点表示都没有吃了一碗炒米夹了几筷子糟烂的鸭肉“吃完饭快去上班。”之后就回房了。
 
     倒是章云之多问了一句“那孩子什么时候回国的?”
 
     “说是前天。”
 
     老太太点点头,便不再继续了给吨吨夹了张鸡蛋饼说,“天气冷,吨吨多吃点。出门的时候多穿点衣服。”
 
     “恩,我知道了,奶奶。”
 
     上午家里照例有客人来,陈安修现在有公开的身份,也不用刻意避讳谁,老爷子喜欢拉着作陪,没事聊聊天,有时候也帮忙端端茶倒倒水的,所以陈安修这段时间认识不少以前可望不可即的人物,虽然算不上熟悉,但混了个脸熟。但这天老爷子显然不太在状态,最主要的表现就是话很少,别人说上半天,他才回一句,如果不是陈安修在边上提点帮衬着,场面差点就维持不下去。
 
     “老爷子今天精神看起来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送人出门的时候,不是一个人这样问陈安修。
 
     “昨晚家里孩子闹腾,老爷子可能没睡好。”陈安修一律把责任推到家里那个唯一不能开口为自己辩解的人身上。
 
     季方南是午饭后过来的,进门后就和老爷子关进了书房,陈安修大概知道他们是在说季家老三的事情,他还记得季君恒的话,这是季家不能提的秘密,他识趣地就没往前凑,送茶水的工作都是老太太自己包揽的,他则抱着冒冒回房睡午觉。
 
     今天没人喊他,他睡到三点多才起床,冒冒比他还能睡,胡萝卜丢在一边,四仰八扎,天生带着一股豪放气概。陈安修动手把已经横着睡的冒冒调整回正常的姿势,出来的时候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昨天在酒店见过的,听章时年提过一句,叫季君严。
 
     “这就是爷爷给你说过的,安修叔叔。”
 
     季君严很有礼貌地起身打招呼,“陈叔叔,你好。”
 
     “你好,君严。”
 
     季君严坐到老爷子身边,态度很亲近地说,“爷爷,陈叔叔长得真年轻,走在路上最多就是哥哥。对了,爷爷,我其他三个哥哥呢,他们什么时候能放假?我在澳大利亚都是一个人,每次听爸爸说,家里还有三个哥哥就很想回来看看。可惜之前年纪太小,爸妈不放心我一人回来。”
 
     “他们很快就回来了,你大哥和二哥都结婚了,还有孩子了。你三哥还没有。”
 
     季君严孩子一样,很兴奋地说,“这么说,我都当叔叔了,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当叔叔呢。”不过他很快就有些懊恼了,“来之前不知道,我都没准备给他们的见面礼怎么办?”
 
     “这个你就别担心了,你大哥二哥不会在意这些的。”
 
     陈安修心想,果然是亲孙子啊,不到半天就这么熟悉了,如果之前不知道,光看这情景,他会以为季君严是在老爷子身边长大的,撒娇卖乖毫无负担。
 
     “安修,进来帮我引根线。”老太太从阳光室里出来,上身穿了件松绿色的立领小袄,鼻梁上架着一副细框的眼镜。
 
     陈安修刚想回答呢,季君严先站起来了,“奶奶,我来帮你吧。”
 
     章云之温和地说,“不用了,君严,你刚回来,先陪你爷爷说说话,引线让你安修叔叔来就可以了。”
 
     “不费事,奶奶,引线我很在行的。”季君严很主动地说,但显然做的和说的并不太一致,引线并不是个多难的活计,但对于第一次做的人,抓不到诀窍,显然也并不容易。
 
     陈安修提点他说,“你先把线头捻一捻,会比较容易穿过去。”
 
     季君严眼中的不服气一闪而逝,但扬起的笑脸依旧是单纯无害的,“谢谢你,陈叔叔。”
 
     章云之正在做香囊,香囊里放了艾叶,冰片,藿香,薄荷,佩兰一类的药草,据说佩戴种香囊不容易感冒,她以前给陈安修寄过去几个,但陈安修一直身体不错,也没体会出什么效果,不过冒冒的床头常年挂着一个,除了那次受惊吓,冒冒倒是真的没怎么感冒过。
 
     “奶奶的手艺真好,爸爸说他小时候的衣服,很多都是奶奶亲自给做的。”
 
     对此,章云之只是笑笑,似乎并不想多说什么。
 
     季君严面带恳求地又说,“奶奶,香囊如果有剩余的话,能给我一个吗?我回去后,也可以留个纪念。”
 
     章云之点头说,“当然没问题,你刚回来,去你爷爷那里休息一下吧。”
 
     经过半天的相处,陈安修发现季君严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嘴巴甜,会撒娇,很勤快,还博学多识,老爷子的那些古玩,很多他都能说个七七八八,老爷子最爱的象棋,他下得有模有样,连书法作品都被老爷子称赞说,颇见功底。
 
     晚饭后,章云之让人收拾了房间,季君严顺理成章地住了下来,晚上他抱着枕头来章时年和陈安修房里聊天,当然主要是找章时年,最后在他快要歪在两人床上睡着的时候,被章时年客气得请回去了。
 
     第二天,季君严已经和这个院子里所有人都认识了,老爷子,老太太跟前不用说,就连门口的警卫,家里的生活秘书,司机,玉嫂,凡是出现过的,他都能搭几句话。
 
     对他这神奇的交际能力,陈安修的心情只有两个字形容:佩服。再加两个字:佩服之至。不过在第二天晚上睡觉之前,他选择把房门反锁。季君严过来敲敲门,听里面没动静,遂作罢。
 
     “怎么?不喜欢他?”睡觉前,章时年肯定会看一会书的。
 
     陈安修横在章时年的腿上躺着,脚搭在床外,晃着冒冒的婴儿床,“你也知道,我不喜欢有人比我人缘好。”
 
     “仅仅是这个原因吗?”他的安修是那么没有容人之量的?
 
     当然不是,从季君恒给出的那些不完整信息还有那人的态度,他是不是可以这样猜测,当年季方正和秦与溪做了伤害章时年的事情,而且这种伤害还很严重,以至于到现在季家都不愿意再提起。孩子是无辜的,但强迫章时年面对这无辜孩子的父母,到底是怎样想的,才能把伤害别人当成一件光用时间就可以弥补的事情。也许是他的胸襟不够广阔,他实在无法对季方正和秦与溪的孩子生出好感。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什么也不知道。”他不能出卖季君恒。
 
     “你果然是知道了。”章时年用的是非常肯定的语气。如果什么都不知道,依照安修的脾气,他此刻一定追问:你是不是又瞒着我什么。而不是现在轻飘飘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别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被人看透的感觉糟糕透了,不过因为是章时年,还是可以原谅的。
 
     章时年拿笔在书上一处做个标记,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着不堪入耳的话,“你的里里外外我都了解过无数遍了,还不算了解你吗?”
 
     类似的话,陈安修无论听过多少遍,都无法坦然面对,他跳起来,直接把人扑倒。
 
     两人在床上翻滚着较力一番,最后以陈安修成功被人压在下面结束。章时年双手和他十指交握,低头去吻他,“有些事情我不是故意瞒你,只是因为过去了不想再提起。”
 
     “谁喜欢听你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他不是喜欢追根究底的人,同样明白已经愈合的伤疤,没有再挖开的必要。
 
     “我现在觉得这辈子做过的最庆幸的事情,就是又去绿岛把你找回来了。”
 
     陈安修自信心膨胀到没变边地说,“如果没去找我,就变成这是你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了。”
 
     陈安修伸手把他揽在怀里,如果那个时候,他没有再回去找安修,这辈子两人就这么错过了,没有安修,他也会在四十岁之后有另外一个妻子,也许是陆碧婷,也许是任何一个外人眼中足以匹配的女孩,生活照样进行,但没人会像安修这样,带给他满满的幸福和感动。
 
     “告诉你一个秘密。”章时年故意趴在陈安修的耳边说。
 
     “什么?”陈安修忍住想抓抓耳朵的冲动。
 
     “我也不喜欢他。”
 
     “你不喜欢谁啊?”
 
     “季君严。”尽管他的爸爸是自己的三哥,尽管他的妈妈是……他曾经以为爱过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太困了,明天见吧<><>
 
     <>
 
147
 
    那晚和章时年谈过之后陈安修就把季君严的事情抛在一边了毕竟他是成年人了,再怎么不喜欢,也不能去和一个半大的孩子计较什么况且这个孩子也确实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一转眼季君严留在季家四天了这天是腊月二十八,季家这边的人回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