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修并不太相信他话主要是一直

作者: admin 分类: 跑狗图库手机端 发布时间: 2018-09-14 17:05
客人来时候这么介绍老爷子出门拜访老战友,老上级时候身边也常带着陈安修就这样不长时间这个圈子很多人就知道季家多个干儿子事情了。其实圈子就这么大,这里面不缺就是人精儿。这个陈安修和章时年什么关系大家心里明镜似。
 
     但心里明镜并不代表着可以宣诸于口,季家说是干儿子就等于是给彼此一个台阶下除非真想和季家公开撕破脸,否则真没必要把这事当面点破中国有句老话与人方便与己方便,这个圈子尤其适用。
 
     此之前,老爷子也把这个决定告诉了季方平和季方南,不是商量,而是通知。老爷子决心已下,这又关系到小弟幸福,两个人自然是满口答应着,没有任何意见。
 
     转过身来季方南就给外地季方平去了电话,“大哥,陈安修这事,你怎么看?”
 
     年前这段时间,季方平都基层考察,他接到电话时候,刚从外面回到招待所房间里,秘书王海也,“老爷子会这么做,并不稀奇,他疼老四,自然会给陈安修一个恰当身份,只是这么就公布出来,说实话,让我有点意外,我以为二老会多观察陈安修一阵子再做决断……”
 
     王海正烧热水准备泡茶,季方平进卧室前,他听到到一个名字,陈安修,他做季方平秘书多年,对季家事情也是知道一些,据说陈安修现和章先生一起了,他想想第一次见陈安修,还是两年前跟着季书记到绿岛开会时候,那时候就觉得那两人之间关系有点暧昧不清,谁承想现还登堂入室,让季家二老都接受了,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不喜欢男人,但是季家家境和章先生人品,真是想让人不垂涎都不行。热水壶烧开声音乍响,王海笑着拍拍额头收回心思,真是疯了,这种事情也能胡思乱想。要进入这种顶层人家,特别是这种身份,日子也不定好过到哪里去,多少人眼睛都盯着呢。
 
     季方平拉把椅子坐下,“……爸妈很喜欢他?”他就见过陈安修那么几次,有印象,但当时也没太放心上。
 
     “前天爸爸刚带他去参加了老战友聚会,就带着他一个人。”
 
     季方平闻言,放太阳穴上揉捏手一顿,转而笑道,“都带着去老战友聚会了?看来是真很满意了。”到老爷子这个级别,那些老战友可想而知都是些什么人,往年也有过,说是老战友聚会,但同时也是给各家小辈一个认识交流机会,这种机会难得,可不是谁想去就能去,所以各家无不想着把自己自豪小辈带出来亮亮,老爷子今年带着陈安修去,这本身就是对陈安修一个极大肯定。
 
     现正是晚饭时间,章青词上楼来喊季方南吃饭,后者示意她稍等,“原先因为吨吨那事,我还怕他心有芥蒂,这段时间回家见过他两次,倒是什么都没看出来,看来这小子肚量还是有。”
 
     “君毅也给我打过电话,说是印象不错,现连你都这么说,我还真是想回家看看他了。”
 
     “马上过年了,还怕见不到他。大哥,我这次给你打电话,还有另外一件事。”说到后来,季方南声音莫名有些发沉。
 
     “你说。”
 
     “老三托人给我消息,说是想让君严回来给老爷子和老太太拜年。说是君严都二十岁了,还没见过自己爷爷奶奶。”
 
     季方南看门外一眼,客厅里王海收拾完东西,正准备走人,他点点头,“你和他一直有联系?”
 
     “这倒是没有,就是偶尔,他会托人带点消息回来。这还是第一次开口求情让我帮忙。老爷子这些年不提也不一定是不想。但一想到他当年对老四做那些事,我实又开不了这个口。老四今年刚稳定下来,陈安修又是第一年上门。”
 
     季方平点支烟,差不多抽了有半根后,他开口,“这事我不同意,你告诉老三,让他死了这条心。”当时国内形势那么复杂,老三闹那么一出,不仅连累季家元气大伤,还差点让季章两家翻脸,“当年如果不是妈站出来说话,老三就算逃到国外,章家能放任他们一家安然到现吗?”
 
     “我明白了,大哥,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季方南放下电话,章青词问他,“大哥怎么说?”
 
     “和我想一样,本来就没抱多大希望,不说这个了,下楼吃饭吧,君恒呢,刚才楼下还见到他车子了。”
 
     章青词笑说,“去他爷爷那里了,一回来就问我,老爷子收安修当干儿子这件事是不是真。我看到他受到惊吓不轻。”
 
     “当年没他也没这么多事,他还敢受惊吓。”
 
     此时另一个季家儿童房里,季君恒压着陈安修脖子说,“你还真敢答应啊,你怎么就答应了呢?”还有比他悲剧吗?同学变小婶不算,现还直接晋级成叔叔了。他小叔本来就大他不多,现好了,竟然有个比他还小叔叔。他怎么有种辈分一降再降感觉。他现都和冒冒一个辈分了,他忍不住伸手去摸摸旁边四脚朝天冒冒,“你这么一小点,竟然是我弟弟。”
 
     陈安修捏捏他下巴说,“为什么不答应,来,叫声叔叔听听。”
 
     季君恒悲愤地拍开他手,“你有胆子,让大哥和二哥叫你声叔叔试试。”
 
     陈安修缩缩脑袋,季君毅和季君信是季方平一对双胞胎儿子,一个从政是市长,另一个是飞行大队中队长,比他还大好几岁,看起来稳重老练地不得了,他可不想上赶着去捋虎须。他这个叔叔也就能偶尔调戏一下季君恒。
 
     季君恒撇嘴,抱着冒冒躺榻榻米上,点点他胖嘟嘟脸,“冒冒,我早就知道你爸爸不敢了。”
 
     陈安修不准备和他争辩,双手枕脑后另一边躺下,窗外阳光落脸上,暖融融,真想就此睡过去,来北京这些日子,看似平静,实际上却发生了那么多事,一件接着一件应接不暇。他都好久没像此刻这么悠闲了,马上就要过年了,后面应该没什么风波了吧?
 
     季君恒伸长腿,踢他一脚,“其实这样也行,咱们以后就是真正一家人了,公开场合也不用避讳,不过你别指望我会喊你叔叔。”
 
     陈安修翘着脚,懒洋洋地闭着眼睛说,“有你这么大个侄子,我还怕你把我喊老了呢。”
 
     “这样好,咱俩达成共识了。”
 
     这天是周五,也是章氏大中华区年会,章时年之前就和陈安修说,让他一起来,不过他临时有事,陈安修下午就先过来了,年会地点就北京君雅酒店,现时间还早,陈安修去宴会厅那边走了一趟,布置工作已经临近尾声,今天好像不止是一家年会,经过时候扫了两眼,他正准备到楼上休息室先睡一觉,等着章时年让人送衣服过来时候,听到他身后碰一声闷响。
 
     他回头就看到一个人从轮椅上摔下来,正地毯上挣扎,陈安修几步过去把人扶起来,看到脸时候,才发现是陆展展,现陆展展这样,他也不能扶到一半再把人撂下。
 
     “谢谢你,陈安修。”陈安修抱他时候,陆展展手他腰上扶了一下。
 
     “你……”陆展展他口袋里放了东西。
 
     陆展展垂着脑袋,调整坐姿,声音很低地说,“回去再看,对你有用。”
 
     作者有话要说:上班摸鱼没成功,还是短小君。
 
143
 
    说实话陈安修并不太相信他话主要是一直以来陆展展对他并不友善。原先不知道原因,现知道和陆江远关系后他多少猜到一点。
 
     陆展展见他坚持要掏口袋,急忙说“我知道不是你找人撞我我也知道你是三叔儿子。你相信我这一次。”
 
     “四少,你怎么自己出来了?”从另一间宴会厅里出来男人相貌普通西装笔挺四十多岁样子,看到陈安修客气地问,“这位是……”
 
     陆展展似乎并不多欲解释,略带不耐地说,“以前认识一个朋友,我刚摔了一下,他正好路过。”
 
     那人脸上立刻显出些着急样子,对陈安修道谢,又问陆展展,“四少,那你没事吧,我带你要医院检查一下吧。”
 
     陆展展转动轮椅往前走,“不用,我腿自己心里有数。”
 
     那人对陈安修点点头,紧接着跟上去帮他推轮椅,“可是,这样三少会担心。”
 
     “不用你多事,我自己会和你三哥说,里面太吵,今晚年会我不参加了,送我回家。”
 
     这到底怎么回事,陈安修被陆展展弄得一头雾水,那人临走之前还暗暗对他打手势,目送他们走远,他也搭乘电梯,到了楼上预先订好休息室。当时感觉就像是盘之类东西,进到房间里打开一眼,果然如此。
 
     房间里有配置电脑,陈安修连接上,打开盘,好像全是资料,但他实看不出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有什么用,他打电话给章时年。
 
     “你说是陆展展给你?你哪里遇到他?”陆展展为什么会接近安修。
 
     “就你说宴会厅外面走廊上。”陈安修把事情过程和他描述了一遍。
 
     “这么巧?”
 
     陈安修想想也确实挺巧,单单他经过时候,陆展展摔了那么一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