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真没想过两位老人会为他打算到这个

作者: admin 分类: 跑狗图库登录 发布时间: 2018-09-14 17:05
餐巾拿起来,章时年并没有开口给他讲解,但是他动作非常慢,非常慢,慢到把每个小小动作都分解开了。陈安修盯着他,把餐巾内折一部分,五分钟后,陈安修终于把餐巾放到腿上时候,他小小舒口气,还没开吃呢,他已经意识到,吃西餐果然是找罪受。
 
     “后悔了?”章时年轻笑。
 
     陈安修偷偷告诉他,“有一点。”
 
     “不喜欢话,我们换一家,没必要勉强自己。”
 
     “菜都点了,不吃浪费,再说吃西餐是我提出来。”什么都有第一次,总算章时年这人挺识趣,没把位置订太中间位子,他们位子还算隐蔽,错了也不丢脸,反正就章时年一个人看到而已。
 
     “随意就行。”他无意去改变安修什么。
 
     前面都好,章时年是个好老师,每个动作都非常优雅到位,陈安修就是学不到十成,学个五六成,看起来也像模像样。
 
     “感觉怎么样?菜还可以吗?”
 
     陈安修可怜巴巴地说,“好像没吃东西一样,份量太少了。”加上他还要一边学习,浪费了很多脑细胞。
 
     章时年肩头顿时沉重起来,他有种如果不努力赚钱,养不活这家伙感觉,“马上就是牛排,如果不够,待会再点。”
 
     至此为止,一切都好,如果没有外人加入话,陈安修远远就看到似曾相识人影,走到近处了,发现果然是认识,是纪思远,还有一个光彩耀眼大明星,不是肖飞,比肖飞还年轻,前两年刚窜起来,现火地一塌糊涂,陈安修想了一下,如果没记错话,好像是叫,黎航。
 
     纪思远显然也看到他们了,过来打招呼,接着问陈安修,“小朋友,介意一起吗?”陈安修和章时年这里是四人座。
 
     陈安修自认是个有风度有礼貌,“当然,请坐。”他不会歧视暗恋人。
 
     纪思远道声谢,章时年身边坐下,黎航则陈安修边落座,还对着陈安修点了点头。
 
     陈安修这人虽然不追星,但天天电视上出现大明星突然出现身边,这种感觉还是挺稀奇,不过等牛排上来,他就没这好心情了,他刀叉不时地碰到盘子,发出叮叮当当声响,惹得和章时年说话纪思远和旁边黎航频频看他。特别是黎航,原先还对陈安修特别客气,这时眼中也有了些微变化。
 
     陈安修索性把刀叉一方,对那两人微微一笑,招来服务生说,“麻烦给我双筷子。”神色自然到极点,完全不觉得说这话有任何别扭。
 
     黎航掩嘴轻咳,连纪思远也多看了陈安修一眼,似乎很意外他此刻举动。
 
     这样理直气壮态度,让服务生也是一楞,但他马上反应过来,躬身说,“好,先生,请稍等。”
 
     “不,给两双。”章时年说这话时,眼中没有任何不悦。
 
     这张桌上四人本来就惹眼,现还加上两个用筷子吃牛排人,这下子,凡是路过,没有不多看两眼,不过因为那两人态度太过理所当然,众人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也许这是人家特殊嗜好呢。
 
     一顿饭就这么略显怪异气氛中结束,纪思远主动说,“这顿饭我来请。”
 
     章时年客气地拒绝,“还是我们来吧,下次让你回请。”这桌上就安修吃多,他可不好意思让人请。
 
     他说是请客,但是没有任何动作,就纪思远疑惑时候,陈安修把卡掏出来交给服务生了。
 
     章时年还给他解释,“我们家钱归安修管。”
 
     这下纪思远彻底震惊了,不过这是陈安修猜,因为那人起身太,碰倒了桌上还没喝完半杯红酒,黎航连忙蹲下去给他擦。
 
     回家路上,章时年嘴角一直翘着,他安修真是各种状况都能应付自如。不管有没有理,先拿气场把人唬住。
 
     “章先生,你想笑就笑,不用憋着这么难受。”今晚陈安修滴酒未沾,所以他负责回去开车工作。
 
     他这话一出,章时年侧过脸看他,“你觉得我为什么要笑。我想说你做很好。”
 
     陈安修露出自餐厅出来第一个笑容,咧咧嘴说道,“算你有眼光。”这事掀过去,他比较有闲聊心情了,“现黎航是纪思远情人吗?那肖飞呢?”纪思远比他们先行一步,等他们到停车场时候,好像看到墙角黑暗处有两个人拥吻,看那身形很像纪思远和黎航。
 
     “可能不娱乐圈混了,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就知道肖飞那人脾气太坏,刚出道时候还知道收敛,红了之后就原形毕露,原先有纪思远捧着还好,一旦被纪思远放弃,他又不知道收敛,简直就是自绝生路,后终于是混不下去了。对付这种人连出手都不需要。
 
     陈安修印象中后听到肖飞消息好像与一名男富商来往亲密,然后是被街头暴打什么,当时他妈妈还挺失望地说,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着挺好一个人,转过身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他当时就跟着听了那么一耳朵,之后妈妈不再喜欢肖飞,他也就没关注过肖飞任何消息了,如果今天不是遇到纪思远,他都忘了有过这么个人了。
 
     冒冒见不到陈安修,一晚上睁着眼睛,不肯好好睡觉,章云之就抱着屋里走来走去,连带着季仲杰也不能睡,听到院子里有车响,就披件衣服,走了出来。
 
     陈安修打开车门,刚要下车,被章时年拉住了,“安修,我们搬出去住吧,其他房子也都有人打理着,随时可以入住。”
 
     “住得好好,搬什么?难得回来一次,爸妈又喜欢吨吨和冒冒。”
 
     “其他地方进出方便点。”越到年底,家里来往人越多,虽然他们关系无法对所有人昭告,但安修也不需要躲躲藏藏。
 
     “我知道你想什么,但很早之前我就有心理准备了。”选择走上这条路时候,就会想到现所承受压力了。这种事情,普通人家尚且无法让人全然接受,何况是季家这样,能到达今天地步,他已经没什么奢想了,这样就挺好。
 
     章时年揉揉他头发,“不要让自己受委屈。”
 
     “有什么委屈?这样对大家都好不是吗?”做人总要懂得退让和考虑别人,他不觉得这是委屈。
 
     章时年忍不住去吻他。
 
     季仲杰看不下去了,轻声嘀咕一声,“国外净学这这些乱七八糟。”动不动就亲来亲去,像什么话。不过他也没过去打扰,他有个想了很久念头,决定付诸实施。
 
     转过天来,章云之和陈安修聊天时就提起,“安修,你和老四婚姻,现国内也不承认,我和你爸爸商量,想收你当干儿子,你愿意吗?也算给你一个名义上交待。”
 
141
 
    “儿子?”陈安修不知道老人老人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个想法他看来他又不是天天北京,公开身份和家人承认相比显得并没有那么重要但他仍旧领着这份好意“妈谢谢你和爸爸为我想这么多,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像现这样已经很好了。”
 
     章云之拍拍他手,语带慈和地说“我和你爸爸都明白,你和老四一起你所承受压力比他还大。”虽然老四也有来各方面压力但他年纪毕竟大些,身份地位又摆这里,估计也没什么人敢当着他面给予轻视和不赞同,但安修就不一样了,别人看他年轻,没权没势,只当他是贪图老四东西,这样关系从起点上来说就让人带了有色眼光。
 
     陈安修笑说,“妈,我是个男人,又不是娇滴滴小姑娘,这点压力我还承受得住,你和爸爸别担心。”
 
     “我们都知道你是个懂事孩子,但这件事我和你爸爸不是临时起意,我们也想了很长时间,趁着我们老两口还,能为你们做一点是一点,这样你们将来也顺利些,婚姻是老四给你承诺,但收你做儿子,是整个季家给你保障。”以后陈安修站出去,他身后就不止是章时年一个人,而是有整个季家后盾。
 
     陈安修脸上有些动容,他没想到两位老人为他考虑地这么长远,他之前跟着章时年来北京,对于这两位老人,他是责任大于感情,因为这是章时年父母,而他现和章时年一起,他觉得自己应该去孝敬,这些日子相处中,他发现这两位老人虽然身份很高,可从来没对他摆过架子,甚至是一句重话都没说过,对吨吨和冒冒也是发自内心疼爱,他才渐渐地放下戒备,从心底里去接纳这家人,但他真没想过两位老人会为他打算到这个地步。
 
     “你也不要有压力,你现和老四一起了,我和你爸爸早就把你当家孩子一样,做父母为自己孩子打算一下,不是应该吗?这件事我们还没和老四说,先来和你商量一下,你也给你爸妈打个电话,问问他们意见。”
 
     陈安修俯身抱一下她,诚心诚意地说,“谢谢你,妈。”
 
     章云之笑着拍拍他背,“这个方法不是好,还是委屈你。”
 
     “妈,说这些干嘛,我都明白。”这个世上没有谁是完全自由,每个人都必须遵守一定规则,即使季家权势大过天也不例外,甚至于就因为季家站得太高,某些方面还要严苛,当规则暂时无法打破时,我们能选择就是这个规则里让自己活自由些。
 
     陈家和林长宁那边,陈安修都通了消息,陈爸陈妈都是同意,季家能这样做已经大大出乎了他们意料之外。
 
     陈妈妈放下电话就和陈爸爸说,“以前我总是担心季家看不上咱们这样家境,连带着壮壮北京日子也不好过,现看看,季家二老还是很喜欢咱们壮壮。”
 
     绿岛今天天气不错,陈爸爸戴着手套,院子里晒白菜,烂掉叶子扒下来扔掉,“晴晴打电话回来时候不是说,安修去看他,坐都是季家老爷子车,那说明人家是真把安修放心上了。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你看今年白菜长得多结实,忘了让壮壮和小章捎点白菜回去啊,吃个火锅,凉拌个海蜇头。”
 
     “吃白菜全中国哪里没有啊,就你家好?”陈妈妈拍拍袖套上面粉,她刚厨房里揉面,准备蒸过年吃大馒头。
 
     陈爸爸把扒好白菜一棵棵整齐排列台阶下,“话不是这么说,咱们绿岛这边大白菜格外好吃,这是公认。”
 
     “就是公认,这里就离着北京两步远,北京菜市场上没有卖吗?”
 
     “买是买,但是咱送不是不花钱吗?”
 
     “不花钱人家也不稀罕。”她从屋里端盆水出来,厨房门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