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上面还趴着吨吨

作者: admin 分类: 跑狗图库登录 发布时间: 2018-09-14 17:04
 
 
     说到这个,陈安修情绪明显有些提不起来,但也不准备瞒着章时年,“郭宇辰妈妈说,陆叔是我爸爸,你说这事可信度有几分?”
 
     章时年轻笑,“这事你心里应该有计较了吧?”如果一点都不相信,不会像现这么烦恼。
 
     陈安修腿搭章时年身上摆个舒服姿势,“我之前是有猜测,还和小舅隐约提过一次,不过小舅不喜欢,我就没再提。”
 
     “陆先生是你爸爸,让你很苦恼?”
 
     “算不上。经历过小舅那一次,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不过这样一来,很多事情就能解释地通了。”为什么陆江远对他和小舅这么好。
 
     “你想认他吗?”
 
     陈安修颇为苦恼得抓抓头,“看小舅意思吧,他们过往好像不是很愉。你说,小舅当年是不是被强迫?他当时一个人子这里读书,受了欺负也没人帮他出头。”想想晴晴对上个郭宇辰都没什么自保能力,别说小舅对上陆家了。
 
     “他们一开始应该是恋人关系。”
 
     “你怎么知道?”陈安修忽然明白了什么,翻身压到章时年身上说,“这件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就说,他说完,章时年怎么就一点惊讶都没有呢。
 
     “是比你知道早一点。”
 
     “那你怎么不和我说?”原来就他一个人蒙鼓里吗?
 
     “我以为林先生不想让你知道。”
 
     “就算这样,你多少给我点暗示也行啊。”真想压死他。
 
     “这么说陆江远真是我爸爸?”一二三四,他现有四个爸爸了。有谁比他爸爸数量多。
 
     “应该是这样没错。你现想怎么做?”
 
     陈安修拉高被子说,“我现就想睡觉。”
 
     章时年黑暗中苦笑,他怀疑让安修这么压一晚上,他真会内伤,这是报复他知情不报吗?这种报复方法果然是安修风格。
 
     这天陆江远又来看吨吨和冒冒,一起带来还有不少年礼物。他临走时候,陈安修出门去送他,冷不丁地就来了一句,“陆叔,我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知道你是我……爸爸。”
 
     陆江远出门后给林长宁打电话,通话内容同样简洁,“安修已经知道了。不是我说。”
 
     林长宁沉默了一会,挂断了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我又减肥了
 
139
 
    陆江远听那边没有了声音也摘了耳际,打开车窗,经过一处红绿灯时候转弯,一直开到一处僻静街头公园,不是周末原因公园里人很少,冬天阳光就这样没有遮掩地大喇喇地刺下来,刺地他眼睛生疼,逼得他不得不放下遮阳板,趴方向盘上休息一会。人到中年之后才发现有些东西重量越来越无法承受,比如说亲情。
 
     有两个公园里散步老人注意到这里,过来敲敲他车门问,“你没事吧?需要帮忙吗?”
 
     陆江远手里握着一张陈旧照片,抬头说,“没事,谢谢。”
 
     “那没事就好。”看这人趴这里许久没动,还以为怎么了呢。
 
     我知道你是我爸爸,他想起刚才陈安修和他说话。
 
     “我也知道你是我儿子。”陆江远手指划过照片上孩子还稚气眉眼,这是他上次去绿岛时候,壮壮妈妈私下给,说是壮壮九岁刚入少先队那时候拍,刚发红领巾放学路上和人出去玩弄丢了,陈爸爸临时找块差不多红布,用缝纫机给他做了两块,结果尺码比学校大很多,一去上学就被老师发现了。为此还被教室外罚站了一上午。
 
     时光无法倒流,壮壮童年和少年,他和长宁注定无法去参与,希望壮壮将来,他和长宁都能看到这孩子平平安安。
 
     现彼此之间已经知道,也算是个好开始吧。
 
     “陆家老三走了,安修人呢?”季仲杰问道,说是去送人,结果送着送这就没动静了。
 
     章云之抱着一个釉白色瓷瓶从外面进来,瓷瓶里有两枝含苞欲放红梅花,“院子里和冯鑫过手,从上次你让冯鑫跟着他出去,他就盯上冯鑫了。”
 
     季仲杰把手里茶杯往桌上一放,笑说,“我出去看看,还记上仇不成?”
 
     章云之给陈安修说情,“他年纪小,你天天让他待家里,他也觉得闷。”说是喊着爸爸妈妈,但是他们心中,是把这孩子当个孙子待,和君恒他们一辈。
 
     “这可不一定,我看他哪里都闷不着,现咱们家里有精神头就是他了。”
 
     章云之看他大步向外走,摇摇头和刚从厨房里出来玉嫂说,“多大年纪人了,还喜欢逗个孩子玩。”真是越老越回去了,没事就家里和安修较劲。
 
     玉嫂笑道,“家里真是很久没这么热闹了,季老近这精神也看着很好。”
 
     “这倒是。”章云之把花瓶放转角处矮桌上,刚拿起剪子修剪了两根枯枝,就听外面吵起来了。
 
     “爸爸,你这老胳膊老腿,我摔着你怎么办?”这是安修声音。
 
     “谁摔谁也不一定呢。有什么招式管用。”老季嗓门比安修还洪亮。
 
     玉嫂外面台阶上择芹菜叶,看到这里,进屋和章云之说,“夫人,季老要和安修动手,您要不要去劝劝?”
 
     “随他们去吧,这人就是不服老,安修手上有分寸。”什么都是有得必有失,季家能发展到现,自然与几辈人努力分不开,以前是他们忙,现是儿孙们忙,一家人,一年到头也没有多少可以聚一起机会,别说是他们安享儿孙环绕膝下天伦之乐,这种生活之前早已经习惯了,但自从老四带着安修和吨吨冒冒来之后,她发现这样日子才有滋味。安修性子开朗,冒冒是个开心果,吨吨又异常懂事,一行一动就像看到了老四小时候一样。
 
     “爸爸,我就说不和你打吧,你非要打,看怎么样,扭着脚了吧?我还是到书房陪你下棋吧?”章云之沉思功夫,两个人已经比划完了,陈安修扶着老爷子进门来。
 
     季仲杰跺跺脚说,“就不小心扭了那么一下,小冯帮着推拿两下就好了,看你这小心劲儿,不过说起下棋,还是算了吧,就你那点臭棋,也不知道是谁教,和你下棋还不够气我。我宁愿和吨吨下,吨吨虽然刚刚学,棋品比你好。”
 
     陈安修和章云之打个招呼,转头继续不服气地说,“不就是多走了两步棋了吗?您至于记恨到现吗?您是老领导了,要注重风度,要让别人知道您家里这么小心眼,多影响形象啊。”
 
     “你个臭小子,没理还要搅三分。”季仲杰笑骂,伸手敲他。
 
     陈安修稍微躲了一下,还是被季仲杰敲脑门上了,不过光看那姿势也知道敲地不重,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往书房去了。
 
     外面一回事,进到书房里两人又是一回事了,书房门一关,陈安修把事先藏好酒壶和几碟下酒菜统统拿出来,老爷子酒瘾不大,但有时候爱小酌几杯,老太太顾及他年纪大,控制严格,陈安修问过家庭医生,少喝几杯也没事,有时候就偷偷帮忙,酒壶很小,每次只能倒三五杯酒,不等陈安修沾嘴,老爷子自己就喝完了,不过这革命友谊倒是日渐坚固起来。
 
     “这腊肠是你带来?”季仲杰喝口小酒,又夹了一筷子油光半透腊肠,看着和市场买来差不多,但是越嚼越香。
 
     陈安修坐门边把风,手里搓着一把花生米说,“是啊,我那个小店里自己做,什么口味都有,你和妈喜欢话,我让人再寄点过来。”
 
     “都过年了,不用来回折腾了,下次想吃时候就和你说,我以前也去过绿岛东山那边,疗养院那里有家小饭馆自己做腊肠味道很好,菜也不错。”
 
     陈安修丢了一颗花生米到嘴里,“疗养院附近小饭馆?爸爸,你还记得叫什么名字吗?我们家就离着那个疗养院不远,说不定我知道那家小饭馆呢。”他听章时年说过,很多年前,他跟着老爷子东山上那家疗养院住过。
 
     “这一说,都过去二十多年了,是不是有名字也不太记得了。我当年那里还认了个小兄弟呢,那时候人还不到三十,现话也是五十多人了。等明年去时候找找,看还能不能找到。”
 
     “五十多人,那就是和我爸爸差不多年纪啊,那个年纪人,我爸爸应该认识很多,到时候让我爸爸帮帮忙,说不定就能找到呢。”
 
     “恩,我记得他有个儿子和你年纪也差不多。”
 
     “符合这两个条件人挺多。”他同学爸爸大多都这个年纪。光凭这些模糊线索实很难锁定对象,“爸爸,我妈来了。”陈安修耳朵很好用。
 
     季仲杰熟练得托盘上加个玻璃盖子,陈安修帮他塞到柜子里,等章云止进来时候,两人就是一站一坐,一本正经地讨论字帖样子了。
 
     章时年回来时候,听他讲述这惊险一幕,笑说,“就你们俩这点水平,还能瞒住咱妈。她就是不拆穿你两个罢了。”
 
     “我也有这种感觉。”陈安修背着吨吨地上做俯卧撑,因为已经有些时间了,他呼吸开始粗重,“你说找人事情,要不要提前帮忙打听一下,万一老爷子去了,找不到人,该多失望。”
 
     章时年松松领带,笑看他一眼说,“不用,会找到。”
 
     陈安修“切”他一声,“你要不要每次都这么自信满满?”每次都有种智商被人为拉低感觉。
 
     章时年俯身拍拍他屁股说,“你继续,我去洗澡。”
 
     陈安修抬腿想踢他一脚,忘了上面还趴着吨吨,失去一条腿支撑,哎呀一声,脸先着地了,悲剧。
 
     吨吨也不下来,大笑着搂着他脖子问,“爸爸,你还行吗?”
 
     陈安修趴地上装死说,“已经不行了。”白天陪老,晚上还要陪小,谁有他苦逼。
 
     冒冒被章时年抱着进洗澡了,陈安修翻个身,抱着吨吨躺地毯上问,“今天卫林带着你去哪里玩了?”卫林要求偿还人情办法竟然是带着吨吨出去玩几天,章时年说没问题,他倒不担心那人会对吨吨做什么,就怕那人教吨吨些有没。卫林性子太由着自己了,他可不希望吨吨养成这习性。
 
     “去看画展了,中午去吃火锅,吃牛肉,超级好吃。”
 
     “就你们两个吗?”
 
     “还有一个姓陈姐姐,不过她都不怎么说话。”
 
     那应该就是陈岚了,陈安修有时候真猜不透卫林这人想法,约会还要带着吨吨这么个大灯泡是怎么回事。
 
     冒冒身上裹着白色浴巾被章时年抱出来放床上,他现已经会爬了,看到爸爸和哥哥那边,就一扭一扭地从浴巾里挣脱出来,光溜溜地爬过来了。
 
     眼看着到床边了,陈安修一把将他捞过来,塞到自己宽大线衫底下,贴身上,软乎乎都是肉。
 
     吨吨后面挠他还露外面小胖脚丫,“冒冒,你太不知道害羞了,竟然不穿衣服。”
 
     冒冒痒痒地哈哈笑,小脚乱扑腾着往陈安修衣服里钻来钻去,滑溜溜小肥鱼一样。
 
     随着春节临近,季家上门客人也多了起来,陈安修想想自己身份确实挺尴尬,这也是他之前不愿意来北京原因之一,所以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主动带着冒冒回房间打发时间。就算不为章时年考虑,也该为季家考虑,因为这种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没必要去挑战大家接受程度。管两位老人都说没关系。
 
     这天陈安修照例带着冒冒和吨吨屋里打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