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他说是陈安修撞他后

作者: admin 分类: 跑狗图库登录 发布时间: 2018-09-14 17:03
。”
 
     冒冒似乎不喜欢李怡身上香水味,扭着头不过去,章云之笑着拍拍他背,把他放到李怡张开怀里。
 
     “不愧是四少孩子,这眉眼长得就是漂亮。”李怡今天穿了件黑色羊绒大衣,因为没进屋,也就没脱下来,她抱着冒冒没多大会,就轻叫了一声,“啊……”冒冒尿她身上了。
 
     “呀呀呀……”冒冒咬着指头看她,估计觉得自己也挺无辜。
 
     “冒冒实太没有礼貌了。”章云之把人接过来,“玉嫂,你去屋里拿我那件黑色外套给碧婷妈妈,这件找人送去干洗。”
 
     “没事,没事,小孩子嘛,都这样。”
 
     “那你稍等,我回屋给他换块尿布。”章云之进屋后,笑着点点冒冒额头,“小坏蛋,捣乱。”
 
     章云之再出来时候没抱着冒冒了。
 
     李怡笑说,“没想到老夫人都亲自动手。”
 
     “自家孩子是要疼,喝茶。”
 
     章云之也不主动问她今天来目,两人寒暄一会,李怡主动导入正题,无非是郭宇辰和陈天晴原先是男女朋友,现分手了发生了一些误会,又说联系不到陈天晴,所以特地过来给陈安修当面道歉。
 
     “真是不巧,安修和吨吨今天出门玩了。”
 
     听章云之这么说,李怡并没有多少失望表情,“那真是太不巧了。”之后她兜兜转转地把郭宇辰被人威胁事情说了出来,“年轻人谈个男女朋友,有矛盾都可以当面谈,这样又是威胁又是强闯私宅,传出去名声也不大好。”她说完去看章云之脸色。
 
     章云之自始至终面带柔和笑意,并不明显变化,“据我所知,安修妹妹和她前男友之间,好像不是这么简单,现安修也算是我们季家孩子,他妹妹受到欺负,我们是不会坐视不管。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仔细查清楚。不让天晴受委屈,也不让小郭受委屈。”
 
     和她预料中反应不太一样,李怡还要再说,就看到了抱着冒冒站门口陆江远,她心里大惊,不知道陆江远听进去多少,“江远,你也这里啊?”
 
     “二嫂怎么也这里?”陆江远面色看上去还算和善,但那目光却泛着微微冷意。
 
     章云之说,“难得今天你们一起过来,中午留下来一起吃个便饭吧。”
 
     季仲杰出来也留人,陆江远推脱说,“我倒是很想留下来,但刚才公司里又打电话催,改天,改天,一定过来尝尝玉嫂手艺。”
 
     季仲杰爽地说,“那我就不留你了,改天来,咱爷俩喝酒。”
 
     陆江远点头说,“一定。”冒冒攥着他手指头,他抽出来,摸摸冒冒脸,“冒冒乖,改天再过来看你。”然后有些不舍地把冒冒交到季仲杰怀里。
 
     “二嫂要一起走吗?正好我要找二哥有点事谈,今天周末,二哥应该家吧?正好顺路,还是二嫂还有没谈完事情?”
 
     李怡强笑说,“家,我也正要回去呢。”她这小叔就有人让人浑身泛冷本事,从这人离开陆家又回来时候就这样了。她如果不走,接下来还不定发生什么事情呢。
 
     送走那两人,季仲杰一转身就看到陈安修低着头立墙边,一副听候发落羞愧样子,“跟我到书房。”
 
     冒冒看到爸爸,想找他,被章云之抱着喂奶去了。
 
     书房门一关,老爷子还没开口,陈安修抢先认错,态度非常积极,“爸爸,我知道错了。”
 
     老爷子嘴角可疑地向上翘了一下,但马上大力拍了下桌子,“说说哪里错了。”
 
     陈安修做出诚心忏悔状,“我不该做事这么鲁莽,擅自找郭宇辰麻烦,落人把柄,还让人找上门来。”
 
     “还有呢?”
 
     “恩?哦,结果做了这么多,事情还没解决。”
 
     让他自己交代清楚无望,老爷子挨个问,“你有没有对郭宇辰动手?”
 
     “没。”陈安修肯定地摇摇头,扶郭宇辰上楼,帮他醒酒,应该不算,他自动排除。
 
     “你拍那些照片有没有威胁人就范?”
 
     “没。”他就是拿把水果刀晃了晃,那刀子还是郭宇辰家。他一点也不想一个大男人半夜拿把刀子站人家床头,有几个不害怕。
 
     “你进郭宇辰房子是不是强行入内?”
 
     “不是,他喝醉酒撞到路灯柱子上,我好心送他回家。照片顺便拍,没见过男人穿那种衣服,一时没忍住,拍了几张照片留做纪念。”
 
     老爷子咳了两声,接着问,“那你有没有凭借这些照片敲诈勒索他?”
 
     陈安修举着两根手指放脑门边上,做发誓状,眨眨眼说,“绝对没有,爸爸,我没要过他钱,也没逼他做任何事情。我就是觉得那么精彩照片,一个人欣赏不够,发给他一块欣赏而已。”从老爷子提问开始,他就看出老爷子意思了。
 
     老爷子沉着脸指指门边说,“这么说,你也没什么大错,但总归是有错,近不要出去了,家好好反省反省,不明白地方就问老四。你先出去吧。”
 
     “那我先出去了,爸爸。”陈安修恭敬地退出来,又探头看了一眼,关上门。
 
     过会章云之进来,见他正看书就问他,“怎么样,说什么了?”
 
     季仲杰落下后一笔,把笔搭旁边笔架上,摇摇头笑道,“这个陈安修真有点邪性。”凭心说,陈安修这方法痛是痛了,但容易落人口实,能替陈天晴这么出头,算算就那么几个人,能有这身手,就锁定陈安修一个,就算没有确实证据,明眼人也能猜到是他。
 
     章云之把端进来茶水放桌上,“你看起来并不生气。”
 
     “邪性是邪性,这种馊主意,他都想得出来,不过也很有血性,自己家人受了委屈还不敢出头,那还算是男人吗?”他当年也是一步步从部队里爬上来,没有点血性男人他瞧不上,“不过也不能太放纵他了,这几天就让他家里不要出门了。让他收收性子。”
 
     陆江远开车比较,先到家,李怡随后到,她一路上都想离开季家时候,陆江远和她说那句话:二嫂对李家事情真是上心。从这句话可以判断,陆江远一定是听到什么了。她心里有点发慌,但她没想到进门时候,陆家老大陆行远也来了。她觉得事情发展势头有点不妙。这陆家老大虽然因为身有残疾,仕途发展受阻,但作为当家老大哥,说话还是很有分量。
 
     “妈,你这是去哪里了?”陆碧婷下楼来,看到她妈妈立门口。
 
     李怡将外套和包交给保姆,“出去走走。”低声问他,“你大伯怎么也来了。”
 
     “三叔说有话要说。”
 
     小弟弟陆荣远多年前意外去世,陆博远是外交官,全家常驻国外,现国内就剩下陆行远,陆知远和陆江远三兄弟。
 
     陆江远作为兄弟三个中小,先开口,“大哥,二哥,我之前和家里说过,我有一个儿子绿岛市,现和章时年一起,前些天刚到北京。”
 
     “章时年?季家老四?原先要给婷婷说那个?”这话是陆行远问。
 
     陆江远看着他肯定地点点头说,“就是他。”
 
     陆行远皱眉,“你这个儿子和男人一起?”老三这一脉是怎么了?好好女人不要,为什么非要和男人纠缠不清?“老三,如果你今天是要问我陈安修事情,我可以告诉你,我同意他回陆家,但是他必须和外面男人断了关系,章时年也不行,不能因为他一个人坏了陆家名声。”
 
     陆江远听他说完这话,手指茶杯上轻点,神情间有一丝冷漠疏离,“大哥,我从一开始没想让安修回到陆家,而且我要认回安修话,不需要经过任何人同意,你或者二哥,都不行,就算爸妈,我还是这句话。”
 
     陆知远喝止他,“老三,你知道自己说什么吗?”
 
     陆江远转头看他,隐带凛然,“我有说错吗,二哥?三十年前家里可以干涉我,三十年后我还要任人摆布吗?”
 
     陆行远底气不足地说,“老三,当年我们也是为你好。”但是看老三单身三十年,说实话他们心里也不好受。
 
     陆江远很平淡地说,“我明白。”但是没人问过他意见,“我今天不是来说这件事。今天去拜访季老,正好遇到二嫂也那里,好像是说安修做了对不起郭宇辰事情,二嫂不妨说出来,让我这个做爸爸也听听。安修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二嫂告到季家去?而不是家里解决?还是二嫂心里只有李家,没把咱们陆家放心上?”
 
     护短是陆家人天性,就算陈安修还没认祖归宗那也要比一个郭宇辰来得重要,陆行远当下就冷了脸色,“这是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怎么还闹到季家去了?让人看笑话吗?”
 
     李怡和陆江远一向不和,但她也没想到陆江远当着大家面,一点情面都不留地就这样捅出来了,她试图解释说,“这个主要是辰辰他,陈安修威胁辰辰……”她急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陆江远故作讶异,语带讽刺说,“威胁?安修威胁郭宇辰什么了?他需要威胁郭宇辰什么,钱吗?二嫂意思是,章氏加鸿远比不上一个浩扬电子吗?原来浩扬电子已经发展到可以压陆家人头上了,二哥真是功不可没。”
 
     陆知远知道老三生气了,想说什么,看看李怡,后真是暗暗叹口气,看来不打压浩扬电子,老三这口气是出不去了。比起挽回他们兄弟间情分,牺牲个浩扬电子也算不得什么了。
 
     “江远,这话不能这么说……”李怡心知大事不妙,如果浩扬出事,家里和堂妹那边,她怎么交待?势必大乱,她试图挽回些什么,陆碧婷边上拉她妈妈一把,示意不要再说了。她一点都不同情郭家,自作孽不可活,早就该收拾了,外嚣张,还敢打陆家旗号,现不收拾早晚连累是陆家名声。
 
     临近春节,陆展展暂时从医院里出来回家休养,陆江远楼下喝完茶,到陆展展房间里看他,他进门后,先让护理出去。
 
     ”三叔。”陆展展受宠若惊,自打他说是陈安修撞他后,三叔都对他不冷不热,没想到今天会来看他。
 
     陆江远床边坐下,“你小时候都叫我三伯。”陆展展是他五弟弟陆荣远儿子,那夫妻两个一次意外事故中双双去世,这孩子放他二哥家里养着,当时展展三岁,开始喊他二哥,二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喊上爸爸了,一喊就是这么些年,他也从三伯变成了三叔。
 
     “听说当初是想让你养我,但是你不愿意。”
 
     “不是不愿意养你,是我根本没想过养育任何孩子。”没有了长宁,他养个孩子有什么意义。
 
     陆展展沉默,如果当年他成了三叔儿子,会不会比现好点?谁知道呢?
 
     “腿好点了吗?”
 
     “恩,拄着拐杖可以下床了。”
 
     “撞你嫌疑人找到了。”陆江远轻描淡写地扔下一枚重磅炸弹。
 
     陆展展着急地问,“什么?是真吗?他交待了吗?”
 
     陆江远把一份文件交给陆展展,“这是绿岛公安局口供复印件,他说没见过雇佣人,那人只是告诉他,九点半左右时候,酒店门口有个带着行李年轻人,手里拿着一件灰色外套,还给过他一张你照片。”
 
     这些条件?陆展展神色大变,失去力气一样靠床头上。那件灰色外套是三哥去开车时候交给他。
 
     陆江远从陆知远家里出来,单手插口袋里,街上走了走,既然要乱就乱点,这样他们才没空去找安修麻烦,这样他才可以去实施自己i计划。
 
     作者有话要说:窝里斗,自我消耗多好啊,我们继续过温馨生活去。改个错字,晚安。
 
138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